因工致伤,黑心老板推脱不管是何道理



我是2013年2月份经同村一人介绍到他大女婿(吕德鳌)的公司上班,后和我哥联系了介绍人的三女婿(蔡光平),来到了成都市郫县安靖镇安天不锈钢城的一工厂,见了老板吕德鳌,期间他没有和我们鉴定劳动合同也没购买任何保险。
2013年2月26号正式在成都市锦江区北纱帽街 九龙仓 工地上安装不锈钢水槽门套自动门等,期间吕德鳌发放了工作服、 工作鞋,我们由吕德鳌的连襟蔡光平带领和管理。
2013年4月6号上午十点左右,在九龙仓工地上楼7顶安装不锈钢水槽时, 因工地安全措施不到位,摔至5楼扶手电梯昏迷。后打120送至成都市第二人民医院急救,检查出:双手多处骨折,左手臂丛神经损伤,手臂麻木,手指不能活动。 住院期间吕德鳌让蔡光平送缴医疗费和生活费,并让我爸在医院护理照顾我。吕德鳌还叫我和家人放心,他说他不会不管。
住院的时候因为医疗费问题出过院找过吕德鳌,找过工地沈飞幕墙公司,也找过总包劳务,还报警寻求过帮助。并且吕德鳌也让我去郫县厂里拿过他的信用卡缴过住院费,吕德鳌也给我转过检查费2000元。在8月30号吕德鳌不支付医疗费被迫出院……
出院后我一直怀着诚意去找老板吕德鳌商谈解决工伤的事情,他却翻脸不认人,嚣张的叫我们不要找他,还说不管他的事,多次商谈后还是那种恶劣态度,甚至叫我们滚,对我们辱骂……
在没办法的情况下请了代理律师,在郫县劳动局提了和郫县美奈尔不锈钢经营部存在劳动关系的仲裁,开庭时发现郫县美奈尔不锈钢经营部注册登记时间是在我受伤以后,所以只能撤诉。
经过去工地询问和收集证据,发现吕德鳌是以上海扉利自动门有限公司的名义与九龙仓工地上沈飞公司签订的承包合同。2013年12月19号在成都市劳动局提起了和上海扉利自动门有限公司存在劳动关系的仲裁。2014年3月5号开庭审理,开庭时发现对方提交的与沈飞公司签订的合同落款日期只有吕德鳌上海扉利自动门有限公司的日期,而且沈飞公司没有日期,并且添下的时间还是在我4月6号受伤之后的日期。 吕德鳌为了逃避责任,为了拖延,居然可以如此的无耻,当然假的就是假的,得不到政府和法律的认可。2014年3月26日收到成都市劳动仲裁委裁决书,确定存在事实劳动关系。
在仲裁期间,自称是吕德鳌的代理律师找我商谈,叫我去做工伤伤残鉴定,算出赔偿报给对方后,对方却一直没回应,多次催促对方律师,回应说吕德鳌不接受,吕德鳌只想以极低不合理的赔偿数额来了结,无奈只能联系吕德鳌,而他却还是嚣张的推脱,表示要耗时间,要拖死我,并且他也是那么做的。
吕德鳌在裁决书生效的最后两天上诉到了上海金山法院,受理后6月12日开庭审理,2014年7月29日下达了民事判决书,判决驳回原告诉讼,确定存在了劳动关系。而联系吕德鳌,他还是不理不问,不接电话来躲避,吕德鳌利用诉讼权利故意嚣张拖延时间。 
为了工伤的事,我只能一直来往老家和成都之间,这期间的治疗费、生活费、交通住宿费、律师费等都花了几万,在亲戚处都借了不少,也许在有些人眼里这点钱不算什么,但对于一个农村的劳动人民来说已经是全部是重担了。
我们劳动人民是弱势群体,需要政府需要法律来保护,也需要大家相互帮助、支持和理解,吕德鳌钻着法律空子利用诉讼权利故意拖延,我没那么多金钱和时间,我真的耗不起也拖不起。并且我还需要医疗费,需要吃穿住行,都需要钱。吕德鳌逼得我不得不想其他方式去解决,他如此的嚣张,难道非要逼得我走投无路去走极端吗?甚至鱼死网破、同归于尽?我是不会放弃的……
诚信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是每一个人都应该具备的,也是企业生存发展的根本。而吕德鳌作为一个中国人,作为公司的老板企业的法人是不是应该讲究诚信呢?但他为了私利,昧着良心丢掉了这些道德标准,肆意践踏我们劳动人民的尊严和利益。有这样的老板,他所经营的企业又能好到哪里去呢?往往一些现象却能反映出他的本质,没有诚信,不管和他还是他的企业有经济往来、合作还是工作,你会觉得有保障,会觉得心里踏实吗?请擦亮眼睛看清楚这样的人和企业,别让这样的老鼠屎坏了一锅饭,更别让他伤害更多人的利益和心,因为我就是其中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因为发生了受伤这件事,所有的一切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家庭、工作、感情、生活都发生了巨大反差,很多次的迷茫过悲伤过,觉得看不到希望……是亲人的我温暖,朋友的关心,还有陌生人的劝慰让我艰难的挺过来了,却还受到老板吕德鳌的如此对待,并且还面临着时间的拖延和金钱的消耗所带来的困境和压力。我时常觉得自己处于爆发的边缘,因为吕德鳌已经逼得我无路可退、忍无可忍了……











暂无评论

发布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文字链

搜索